林清之變:道光文武雙全打敗

2019-07-02 21:03 評論數:

他的名字叫愛新覺羅。旻寧,是為嘉慶帝的第二個兒子,即二阿哥。旻寧有一個長兄,但出生三個月就病死了,所以他實際上可以算作是大阿哥。1813年9月15日,這一天嘉慶帝不在京城,阿哥們則聚集于上書房讀書,誰也沒想到,一場震撼宮廷的大事變就在眼前。當天,一群老百姓竟然持刀弄槍,闖進了戒備森嚴的皇城!

這不是在演戲,更不是在穿越,參與者當然也不會是普通的老百姓,他們是天理教徒,或者說,是一群造反者,首領喚作林清,所以史書又把這次突發事件稱為“林清之變”。

金庸《鹿鼎記》中韋小寶進宮的情節并非空穴來風,林清施展“無間道”,把地下工作做到了大內深宮,好多太監都是安插進來的教徒,他們里應外合,使得造反者輕易就混進了紫禁城。林清原計劃調集數百人攻打皇宮,“韋小寶”們說這又不是趕集,里面地方小,容不下那么多人,想想也對,由內應太監做向導,輕車熟路,人多反而眼雜,于是林清就臨時挑了兩百人作為敢死隊。組織這樣的驚天大行動,意外總是少不了,結果真正闖進深宮的只有五十多人,但這五十多人已經足以把宮內攪到天翻地覆。槍壯慫人膽當天負責在上書房值班的官員是禮部侍郎寶興。他熬了一個通宵,正打著呵欠準備回家,路上正巧就撞見這一讓他終生難忘的一幕:一群人舞著刀沖過來,個個猶如從地獄放出的羅剎,而那一把把刀都泛著白光,冷森森令人膽寒。寶興是個文官,也沒有經歷過如此情境下的緊急演練,那顆心哪,真是嚇得突突的。好在他的臨場表現還能算得上是個半拉老爺們,腳下雖然已經打晃,但還能掙扎著踉踉蹌蹌地往回跑。附近的一名護軍統領聞訊而至。護軍是宮內警衛,這位警衛首領倒也不含糊,立即帶人上前擺了一個防御造型,但大內高手勇則勇矣,卻不智,因為跟在統領后面的沒幾個人,你武功精湛,人家也是精挑細選出來的敢死隊員,一陣舞舞喳喳之后,天理教的人固然倒了一些,幾個護軍同樣也都掛了彩。眼見得護軍已經抵擋不住,一旁的寶侍郎趕緊讓人關門。不行了,得向上匯報。驚聞大變,紫禁城內早就亂了套,人們一個賽一個地狼狽。親王貝勒爺們固然心虛膽怯,爭著要駕車逃命,有的護軍統領竟然也想跟在后面溜之乎也。最倒霉的就是如寶興那樣的文官,手無縛雞之力不說,跑還跑不快,某位翰林院編修就差點吃了刀子,這時多虧他的仆人挺身救主,替他挨了幾刀,這才得以虎口脫險。三天后,當搜索隊在一個柜子里發現他時,已經餓得不像樣子了。

怕嗎,誰不怕,可是有人不怕。這個勇敢的人就是二阿哥旻寧。他大叫一聲:“快把我的武器拿出來!”阿哥們的武器其實是用來圍獵的家伙,比如火藥罐、鳥槍(又稱火繩槍)、腰刀。以往打鳥獸,現在要用來打人。上書房太監奉命爬上墻垣,登高警戒。不一會,就聽到他尖著嗓子喊起來:“不好不好,爬墻過來了。”循聲望去,果然看到有人上了墻,手里還舉著白旗——不是投降的標志,而是進攻的號令。武器已經取出,旻寧端著鳥槍立于殿下。那一刻,是磨刀霍霍者與一位王子的對壘。墻上墻下,雙方的距離如此之近,彼此間的眼睛鼻子眉毛全都能看得清清楚楚。鳥槍號稱現代步槍的鼻祖,但使用起來卻極其繁瑣,幾個步驟做下來得讓你出一身汗,所以一般都要幾個人輪流裝填彈藥和發射。若是一個人單挑,脆弱一點的心靈絕對經受不起。事實證明,旻寧是個漢子。他的動作很快,而且槍法極準,第一槍就撂倒一個,再一槍又打死一個。就這兩槍,把進攻者全給鎮住了,乃至“錯愕不敢前”,沒人再敢隨隨便便攀上墻頭。槍壯慫人膽,鳥槍一響,大家伙的膽量和爆發力全都被超水平激發出來,其他皇子也跟著乒乒乓乓放起了槍。危急關頭,旻寧擔當起了領導者的角色。他一邊下令將紫禁城的四門緊閉,實行嚴防死守,一邊派人發出警報,召集京城禁軍入內護衛。

林清之變的影響

還有一件事不能忘,那就是得派人向他的父皇奏報這里所發生的一切。嘉慶帝接到奏報,已經是第二天的事了,此時他正在丫髻山行宮,距北京城近兩百里路程。1813年9月19日,嘉慶急忙起駕回宮,但剛到達京郊,就聽說有天理教人馬正浩浩蕩蕩直奔他們而來,據傳有三千之眾。隨同嘉慶的御林軍并不多,從扈從大臣到普通兵丁都被嚇得面如土色,看這情形,對方殺進皇宮的過程,倒像是在圍點打援,三千精銳,我們怎么干得過人家?嘉慶到底是扳倒過和坤的皇帝,不是吃干飯的,雖然也免不了心慌意亂,但表面還能強作鎮定:“不要怕,等他們真的來了,你們在前面抵御,我一定會督后觀戰”。潛臺詞是,我這個皇帝絕不會扔下你們,一個人跑掉。上上下下緊張了半天,最終才發現是虛驚一場,“有賊三千”純屬謠言。擦完汗,嘉慶一行回到北京,得知“林清之變”已被平定,而在過往驚心動魄的三天里,二阿哥旻寧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。第一天,在宮內護衛和京城禁軍的內外夾攻下,基本遏制了天理教的正面攻擊,但警報并沒解除,因為還有很多教徒潛藏于紫禁城內,皇宮不是更安全,而是更危險了。從第二天起,旻寧宣布戒嚴,并下令禁軍進行大搜索。到了半夜,突然電閃雷鳴,下起了雨。禁軍所用武器也是鳥槍,火藥受了潮,便無法射擊。官兵們全都抱怨,說雷雨早不來晚不來,這時候來,真是招人罵。后來才知道,教徒們聚集一處,已經準備在紫禁城里縱火,聽到雷聲后大部分人驚潰而去,余下的再想點火,雨一來又把火種給澆滅了。沒有這場雷雨,紫禁城可能會被焚之一炬,所以該出口大罵的不是京城禁軍,而該是天理教徒。雖然水澆滅了火,但天理教的暗襲并未停止,同樣宮內也不敢放松戒備,旻寧親率貼身侍衛四處進行巡查,這個神奇的雷雨夜似乎是大清國國運尚存的一個標志。當天理教徒火攻不成,試圖再次翻越大內宮墻時,閃電把地面變成白晝,完全暴露了他們的身影和行蹤。在無法正常使用鳥槍的情況下,旻寧還有新的武器。這個武器的名字叫彈弓。二阿哥使用彈弓的紀錄是,百步之外瞄準飛鳥,百不失一二,基本上是百發百中,完全是如今特警隊神槍手的水準。旻寧挾弓以射,這回手法更快,而且彈無虛發,越墻者無不應弦而倒。在轉到乾清宮時,他忽然看到有一個人立于殿脊之上,正手揮令旗,組織新一輪進攻——這些天理教徒堪稱民間高手,功夫真是個個了得,想想看紫禁城的宮墻有多高,殿宇又有多高,然而此輩竟能飛檐走壁,如履平地一般。旻寧一摸口袋,袋里空空如也,彈丸已經告罄。情急之下,他用上了“咬”,當然不是咬人,而是咬鈕扣,他把衣服上的幾顆金鈕扣全咬了下來。金鈕扣就是彈藥,旻寧來了個連珠射,殿脊上的指揮者被擊個正著,隨即摔死于殿下。雨越下越大,天理教再也無計可施,天明以后,“林清之變”宣告完全失敗。一人一嘴毛經歷這場沒有預演的事故,旻寧威望大增,群臣紛紛上奏,有的夸他智勇沉著,有的贊他舉措有方。嘉慶帝在回京途中就評價其為“有膽有識、忠孝兼備”,冊封智親王,旻寧所用槍支也成了一把英雄槍,被命名為“威烈”。作為父親,嘉慶對兒子的出手并不感到特別詫異,他還清楚地記得旻寧小時候的事。

相關文章
標簽/專題
頭條推薦
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
小丑扑克50手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