韓非妒才忌能進讒言 反遭秦始皇誅殺

2019-07-02 21:09 評論數:

韓非,戰國時韓國人,為韓國公子(即國君宗族)。是中國古代著名的哲學家、思想家、政論家和散文家,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,后世稱“韓子”或“韓非子”。韓非口吃,不善言談,而善于著述。韓非與李斯同是荀卿的學生,他博學多能,才學超人,思維敏捷,李斯自以為不如。韓非寫起文章來氣勢逼人,堪稱當時的大手筆。凡是讀過他的文章的人,幾乎沒有不佩服他的才學的。他的著作很多,主要收集在《韓非子》一書中。秦王嬴政讀了韓非的文章,極為贊賞。他對左右說:“寡人得見此人與之游,死不恨矣。”大有相見恨晚之意。但是韓非到秦國之后,并沒有如秦王所言那樣,反而被投進牢獄,不久就被處死。韓非究竟為什么被欣賞自己的秦王處死?

最流行的說法是韓非死于李斯的讒言。據《史記·老子韓非列傳》記載:秦王得到韓非后很高興,但還是沒有重用他,秦國大臣李斯和姚賈出于對韓非才情的嫉妒,就在秦王面前詆毀韓非,那個秦王就像歷史上的所有暴君一樣,只做正確的事和不正確的事,在韓非問題上,恰恰做了不正確的事:下令將韓非關進監獄。不久,滿腹經綸的韓非在獄中服毒自殺,而送給他毒藥的正是李斯。此外《史記·秦始皇本紀》也記載“韓非使秦,秦用李斯謀,留非,非死云陽”。按司馬遷的意思,韓非是死于李斯的嫉妒陷害。

但是有人卻對這種觀點持有懷疑態度,理由是當秦王讀到韓非的文章后,認為“得見此人與之游,死不恨矣”時,向他推薦韓非的正是他的同門李斯,如果李斯有妒賢嫉能之心,又何必多此一舉?另外,韓信被囚禁進而被殺,不是在秦王重用他時,而是在還未信用的情況下發生的,根據當時的情形,韓非并未對李斯構成任何威脅,根本談不上什么嫉妒他的才學。李斯在秦二世繼位之后,甚至被投放監獄的時候,還多次引用“韓非子言”,勸二世實行韓非之術,這足以證明李斯對韓非是一直敬重的,因此暗害之說是站不住腳的。

除此之外,西漢劉向在《戰國策》中說:楚、燕、代等國想聯合起來對付秦國,秦王與大臣商議,姚賈自愿出使四國,姚賈的出使瓦解了四國的聯合行動,回秦后得到重賞。韓非對此頗為不滿,就到秦王面前說姚賈的壞話。一開始攻擊姚賈用秦國財寶賄賂四國君王,是“以王之權,國之宜,外自交于諸侯”;接著又揭姚賈的老底,說他是“世監門子,梁之大盜,趙之逐臣”,認為重賞這種人是不利于“厲群臣”的。秦王召姚賈質問,姚賈對答如流。說以財寶賄賂四君是為秦的利益考慮,如果是“自交”,他又何必回秦國?對自己的出身他也毫不隱諱,并列舉姜太公、管仲、百里奚等名人為例,說明一個人的出身低賤和名聲不好并不礙于效忠“明主”。他勸秦王不要聽信讒言,于是秦王以為韓非出于一己之利詆毀姚賈,遂下令誅殺了韓非。按照這種說法,韓非似乎又是咎由自取,因為妒忌別人而最終害了自己。

但也有人指出這一觀點的缺陷。第一,《戰國策》這部書相當龐雜,雖然經過劉向校錄,但是仍然錯誤百出。而司馬遷對于史料的鑒別相當認真和慎重,他在《史記》中采用了《戰國策》的材料十幾處,但是唯獨沒用《秦策》“四國合一”的內容,可見這一段的真實性值得懷疑。第二,韓非“為人口吃,不能說道”,在韓國時,他只是“數以書諫韓王”,為何到了秦國后能一反常態,在秦王政面前唇槍舌劍起來?所以這種韓非之死咎由自取的觀點不可靠。

《史記》之中,另有幾篇,也寫到過韓非之死,如《秦始皇本紀》、《六國年表》和《韓世家》,但都是蜻蜓點水,片言只語,不足以構成一種完整的說法,最多只能說明,韓非的確是死于秦人之手。韓非的死因,因此陷于撲朔迷離之中。究竟是無辜受害?還是咎由自取?抑或,還有別的原因?只能等待進一步的考證了。

相關文章
標簽/專題
頭條推薦
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
小丑扑克50手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