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朝梁一代才子沈約是怎么死的?

2019-07-02 21:13 評論數:

沈約歷經宋、齊、梁三朝,是個文學家,提出過近體詩的創作指南,還是個史學家,著述《宋書》一部。但沈約給人印象最深的不是詞賦,不是史著,而是他的瘦腰—沈約以其纖纖細腰,登上了古代香艷典故的排行榜:竊玉相如、偷香韓壽、畫眉張敞、瘦腰沈約。一時間,為情所苦、為情所困的書生們全然不管自身條件如何,均肉麻地自稱沈郎。

在南朝煙雨中,風姿俊朗的沈約搖一把折扇,優雅地登場了。此時,他的身份是齊文惠太子家令,深受文惠太子器重。沈約的身后是蕭衍,只不過此時蕭衍還不是威震海內的梁武帝,而是文惠太子的弟弟,齊陵王文學沙龍里的一名文人。沈約和蕭衍步態輕盈、合作默契,時而低吟淺唱、時而把酒邀月,把二人轉唱到了高潮,直看得齊朝皇室成員引頸拭目、張口翕然,不亦樂乎。

其時,撰寫蕭齊國史、起居注和《宋書》的沈約,頭頂的光環顯然要比蕭衍明亮得多。但沈約依然不過是個戲子,與他同臺演出的是竟陵八友:蕭衍、王融、謝脁、范云等。沈約顯然不想僅僅在沙龍里詩酒酬唱。他生具異秉:“左目重瞳子,腰有紫志。”如此與眾不同,當然大家對他的期待值也高。然而文惠太子的老爸齊武帝卻不大看好沈約,他只寵幸一個愛奉迎的小人劉系宗,并抑沈揚劉:“學士輩不堪經國,唯大讀書耳。經國,一劉系宗足矣。沈約、王融數百人,于事何用。”

沈約郁悶不已,加上文惠太子英年早逝,自己的仕途怕是沒指望了。這時,齊朝已日薄西山,江河呈日下之勢,蕭衍卻漸漸顯山露水,終成一方諸侯。看著蕭衍躊躇滿志而又欲說還休的樣子,老搭檔沈約仔細思量,決定充當時代的傳聲筒。他從天時、地利、人和等方面向蕭衍提出稱帝的必要性和合法性,聲稱如果蕭衍不稱帝,那真是辜負了全國人民,辜負了大好時光。蕭衍心中暗喜,表面上卻也扭捏一番,才答應以梁代齊。沈約更是一鼓作氣,想蕭衍之所想,急蕭衍之所急,把詔書和官員編制表一一擬好,萬事俱備,單等蕭衍一拂龍袖,威嚴地坐在龍床上。

史載,當蕭衍裝模作樣地接受齊和帝的禪讓,并欲將其遷到南海郡時,是沈約的一句話,讓齊和帝喪了命。沈約說:“不可慕虛名而受實禍。”蕭衍想想,點頭稱是。其實就算沈約不說,蕭衍也會如此做的。蕭衍雖是文人,但更是政客,政客決不會心慈手軟,他要斟酌的,不是做不做的問題,而是如何去做而不留惡名。他看了沈約一眼,沈約果然站了出來,和他一道演出給史官看。沈約不知道,這次演出將是他們的“絕唱”。因為從此時起,蕭衍已不是那個二人轉演員,而是導演兼看客,他手中的折扇,早已換成了殺氣騰騰的尚方寶劍。

沈約總算吁了口氣,自己有擁立之功,昔日同事梁武帝該不會忘了吧。然而,沈約聰明一世,糊涂一時,他忘了英雄不問出身,但英雄最諱出身。梁武帝雖出身高貴,但畢竟曾和沈約一道做過齊朝的二人轉演員,這是抹殺不了的。尤其是,梁武帝已息演多年,沈約卻還拿那段歷史說事,并以老革命自居,這叫蕭衍怎能心平氣和?因此,雖然沈約有擁立之功,但是梁武帝卻始終將其懸置,一直不予重用。不僅如此,梁武帝還一直想找機會損損他,以出胸中惡氣。

機會終于來了。一天,沈約侍宴宮廷,正好豫州進獻栗子。梁武帝一時興起,想客串一下二人轉,與沈約比試關于栗子的典故。沈約有點受寵若驚,但還懂得分寸,心想風頭不能蓋過武帝,就故意比武帝少寫了三個。但圓滑的沈約隨后辦了一件最弱智的事,他對別人說:“如果我不讓著武帝,恐怕他會羞死。”梁武帝聞之大怒,欲治沈約的罪,幸虧被沈約的朋友徐勉勸諫下來。

梁武帝對張稷不滿,張稷死后,有一次梁武帝跟沈約談起張的不是。沈約說,事情都已經過去了,還說什么?梁武帝龍顏大怒,以為他故意袒護張稷,拂袖而去。

沈約終于明白,此時的梁武帝,早已不是自己的搭檔,他已成功晉級為評委,冷眼看著自己一個人的獨舞,并不時從中找出瑕疵,以便將自己淘汰出局。

沈約失魂落魄,終于病了。恍惚中,他夢見了曾死于自己舌下的齊和帝,齊和帝手持一把寶劍,斬斷了沈約滋事的舌頭。沈約大恐,請來道士作法,稱“禪代之事,不由己出”。梁武帝聞之怒不可遏,連派數人譴責沈約,劈頭蓋臉一頓臭罵。沈約憂懼交集,終于在罵聲中撒手西去。

沈約死后,有關部門為其謚號曰“文”,但梁武帝猶自耿耿于懷,奪“文”贈“隱”,并解釋道,“懷情不盡曰隱”。一字千金,徹底否定了沈約的德和藝,沈約地下有知,估計該悔不當初了。

相關文章
標簽/專題
頭條推薦
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
小丑扑克50手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