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上第一個“紅顏禍水”的美女

2019-07-02 21:16 評論數:

成語是先人根據自身的體驗,提煉出的言簡意賅、含義雋永的詞匯。但也有一些成語是古人創造的糟粕,譬如這個“紅顏禍水”。翻開中國歷史的故紙堆,“紅顏禍水”這個成語出現的頻率相當高,大致是講美女貽誤國家的意思。

夏朝的妹喜是歷史上第一個“紅顏禍水”。她本是有施氏之女,嫁給夏桀后,兩人縱情聲色,造傾宮,裂衣帛,不理百姓疾苦。終于商湯推翻了夏朝。

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,商朝末年有蘇氏之女妲己入宮后,深得商紂王寵愛,造鹿臺,設酒池肉林,終日以炮烙等峻刑取樂。終于周武王率軍在牧野擊敗商軍,紂王自焚,商朝滅亡。

歷史又有了第三部“續集”。西周幽王在位時,褒國人進獻一個冷美人褒姒。周幽王為了博美人一笑,居然采納了“烽火戲諸侯”這個損招。美人是笑了,可西周的大好江山從此葬送,犬戎入侵,王室東遷,中國從此陷入五百年的春秋戰國時期。

上古三代的沒落都與美女有關,于是古人就此總結出了這個“紅顏禍水”的歷史定律。可是,這個定律卻經不起現代人的推敲。三位大美女的出身、經歷何其相似乃爾,讓人不由得懷疑究竟是誰在抄襲誰。退一步講,即使這些都實有其事,但在上古三代女子的社會地位低下,其影響力不說是趨近于零,也差不了多少。如果說她們的權勢熏天,為何史書上沒有這三家外戚的記載?要知道,后世后宮干政大多是以外戚作為強有力外援的。呂后如此,賈南風、武則天也是如此。而且這三位君王也非等閑之輩,桀、紂都英武過人,周幽王雖沒什么本領,卻不是傻子,豈會坐視美女來敗壞其江山?“物必先腐而后蟲蛀之。”這幾位君王自己懈怠,追圖享樂,斷送了社稷,與美女紅顏原無什么干系。

類似的冤案繼續在歷史上層出不窮。像四大美女中,西施是越國“特工”,本身就肩負顛覆吳國的使命,對吳國人而言是“禍水”無疑;王昭君情況有些特殊,但也保不齊是漢朝君臣在輸出“禍水”哩;貂蟬乃司空王允巧施連環計的最重要棋子,當然是鋤奸的“禍水”;楊貴妃和其堂兄楊國忠,更是被許多人指為結束盛唐的罪魁禍首。

其實,古人對此也有著不一樣的看法。唐詩中描寫楊貴妃的詩歌,有李商隱“惡毒”地寫“不免被他褒姒笑,只教天子暫蒙塵”,有杜甫《哀江頭》、白居易《長恨歌》這樣對之寄予同情的,還有晚唐詩人鄭畋,將反諷之矛直指唐玄宗:“玄宗回馬楊妃死,云雨難忘日月新。終是圣明天子事,景陽宮井又何人。”

我們讀歷史,切不可因襲歷史的窠臼。“紅顏禍水”論可以休矣!

相關文章
標簽/專題
頭條推薦
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
小丑扑克50手走势图